浙江社科网

北京11月14日 –
刚过去的“双11”总成交额刷新纪录,人民日报周二发表时评称,从最初的5,000多万元到如今的数千亿元规模,连年快速攀升的数据,反映了中国消费市场的平稳较快增长,更折射出国内消费者对于消费升级的迫切需求。

注重量的满足转向追求质的提升、有形物质商品转向更多服务型产品,中国消费的“双重转变”呼啸而来

主动扩大进口,既可直接满足消费升级的需要,也能有效吸引境外消费回流.扩大进口可直接满足消费升级的需要从消费对象和结构上看,消费升级是指各类消费支出在消费总支出中的结构升级和层次提高,它直接反映消费水平的提升、消费质量的改善。进口的市场培育效应加快国内产业升级进口形成消费示范,培育消费市场,有利于促进产业成长。需要注意的是,从进口与工业化的关系看,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如果将进口、工业化相结合,通过进口培育消费市场需求,增加原材料和高新技术供给,则可以超越静态比较利益的限制,通过进口促进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最终实现进口替代。

人民时评指出,各国发展经验表明,人均GDP超过8,000美元后,消费需求会更多从商品层面转到服务层面,许多发达国家在达到这一水平后,用于消费的支出能达到5,000美元左右,而目前中国在同等水平下的消费支出约为4,200美元,仍有很大发展空间。

天猫、淘宝总成交额达到1682亿元,京东商城累计下单金额超过1271亿元……刚刚过去的“双11”又一次刷新纪录。中国网络商业的年度盛事,好似一面打量中国经济的镜子,从最初的5000多万元到如今的数千亿元规模,连年快速攀升的数据,反映了我国消费市场的平稳较快增长,更折射出国内消费者对于消费升级的迫切需求。

升级;消费需求;境外;扩大进口;增长;消费品;电视机;消费结构;品牌;需要

“注重量的满足转向追求质的提升、有形物质商品转向更多服务型产品,中国消费的‘双重转变’呼啸而来。”时评指出,弥补供给和需求层面的“短板”,将成为未来满足消费升级、保持中国消费稳定增长的关键。

过去5年,消费这驾“马车”跑得又稳又快。从市场规模看,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由2012年的21万亿元增加到2016年的33万亿元,2013—2016年年均增速为11.6%。从消费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看,2011年开始,消费逐步成为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今年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4.5%,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基础性作用进一步巩固。

主动扩大进口,既可直接满足消费升级的需要,也能有效吸引境外消费回流;既有利于降低企业创新风险,也有利于加快国内产业升级。未来,要多策并举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加强国内国际市场对接,从而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推动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

从供给层面看,满足中国多样性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仍有很大提升空间。仅看旅游市场,近10年来,中国境外消费每年增长率均达到两位数,出境游与入境游持续形成“消费逆差”。消费产品和服务的供给,还是无法有效满足国内消费升级的需求。

这种背景下,我国居民消费结构升级逐渐进入加速阶段。2016年中国的恩格尔系数是30.1%,离联合国设定的“低于30%”富足社会阶段只有一步之遥。进入这个阶段,人的消费需求就变得多种多样,特别是对质的追求不断提升。而各国发展经验表明,人均GDP超过8000美元后,消费需求会更多从商品层面转到服务层面。许多发达国家在达到这一水平后,用于消费的支出能达到5000美元左右,而目前中国在同等水平下的消费支出约为4200美元,仍有很大发展空间。

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主动扩大进口,不仅是推动对外贸易平衡发展的重要手段,也是促进产业升级、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助推经济再平衡的必然要求。

不仅如此,在降低物流成本上仍有空间,造假售假、消费者个人信息泄露等问题依然未得到根本性解决。这都是消费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解决的难点。
从需求层面看,居民的收入水平、区域发展失衡以及城乡差距等问题,在客观上制约了消费潜力的进一步释放。《2017年中国电子商务半年报》指出,粤、浙、沪、苏、京、闽六地的网络零售额之和约占全国网络零售总额的80%。

注重量的满足转向追求质的提升、有形物质商品转向更多服务型产品,中国消费的“双重转变”呼啸而来。弥补供给和需求层面的“短板”,将成为未来满足消费升级、保持我国消费稳定增长的关键,也是实现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的关键。

扩大进口可直接满足消费升级的需要

只要进一步加大农村宽带网和基站建设、打造智慧的物流体系和便捷的冷链运输、推动线上线下的低成本融合、填平城乡之间电子商务的数字鸿沟,农村市场特别是农村电子商务,这部分巨量“沉睡的消费”一定会被唤醒。
时评称,新时代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反映在消费领域,就表现为供给的产品质量、技术研发和创新能力还落后于国内消费升级的需要。

从供给层面看,满足我国多样性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仍有很大提升空间。仅看旅游市场,近10年来,我国境外消费每年增长率均达到两位数,出境游与入境游持续形成“消费逆差”。消费产品和服务的供给,还是无法有效满足国内消费升级的需求。不仅如此,在降低物流成本上仍有空间,造假售假、消费者个人信息泄露等问题依然未得到根本性解决。这都是消费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解决的难点。

从消费对象和结构上看,消费升级是指各类消费支出在消费总支出中的结构升级和层次提高,它直接反映消费水平的提升、消费质量的改善。我们研究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出现的几次消费升级,消费结构从生存型向发展型、进而向享受型转变,每一次消费升级都与进口直接相关。进口增加了消费者对商品的认知,逐渐增强消费升级的愿望。其中,1978年至1991年第一次消费升级,消费结构从温饱型向发展型转变,表现为食品消费比重下降、轻工产品消费比重上升,耐用消费品消费从上世纪70年代的三大件——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向80年代的三大件——彩电、冰箱、洗衣机升级,电气化水平明显提高。进口通过促进制造业发展,间接带动消费升级。1992年至2001年第二次消费升级,消费结构从发展型向享受型转变。很多进口商品开始走入百姓生活,录像机、大尺寸彩电、冷暖空调以及“286”“386”电脑等成为一些富裕家庭的消费对象。2002年至2011年第三次消费升级,房子、车子成为重要载体。特别是进口车的消费,对国内汽车消费形成了启蒙。随着进口国别逐步多元化,进口汽车品类、品牌日益增加,我国汽车消费持续高增长。2012年以来,我国开始新的消费升级,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商品消费内部结构的变化上,消费者对于高品质商品需求不断增加,对知名品牌消费逐步回归理性;二是在商品消费与服务消费结构的变化上,服务消费增长速度及其占消费总支出的比重不断提高。通过积极扩大进口,特色优质的食品、化妆品、保健品、创新性产品等方面的商品需求,以及教育、文化、医疗服务方面的消费需求得到了较好的满足,在促进消费平稳增长,加快消费结构升级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时不我待,丰富国内消费选择,引导境外消费回流,优化消费结构、推动消费升级,从而满足人民群众个性化、多元化、差异化消费需求,才能更好体现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发稿 宿泱韫; 审校 林高丽)

从需求层面看,居民的收入水平、区域发展失衡以及城乡差距等问题,在客观上制约了消费潜力的进一步释放。《2017年中国电子商务半年报》指出,粤、浙、沪、苏、京、闽六地的网络零售额之和约占全国网络零售总额的80%。只要进一步加大农村宽带网和基站建设、打造智慧的物流体系和便捷的冷链运输、推动线上线下的低成本融合、填平城乡之间电子商务的数字鸿沟,农村市场特别是农村电子商务,这部分巨量“沉睡的消费”一定会被唤醒。

扩大进口能有效吸引境外消费回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