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师观点:中国央行货币政策转向中性偏紧抑泡沫 政策利率存上行空间

2017年中国开始对金融安全提升到更高层次,在“去杠杆”与平衡前期的资产价格方面,央行的货币操作的侧重仍是维持资产价格是主要考虑因素。

北京2月20日 –
中国央行日前发布2016年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表示,下一阶段将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更好地平衡稳增长、调结构、抑泡沫和防风险之间的关系,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调节好货币闸门,保持流动性基本稳定。

北京2月20日 –
中国央行日前发布2016年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表示,下一阶段将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更好地平衡稳增长、调结构、抑泡沫和防风险之间的关系,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调节好货币闸门,保持流动性基本稳定。

   
维持货币流动性与去杠杆的平衡,侧重于结构性的调节,而非是货币中性或者宽松。引导货币信贷流向,已经成为一行三会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

图片 1

图片 1

   
信贷资金流向在金融(房地产)领域空转,在2016年被引导房地产领域,导致热点城市房地产价格飙升。虽然地方政府形成各种调控,但是被刺激起来的赚钱效应对资金的吸引,要远远超过其它行业对资金的吸引。民间利率居高不下。

图为2014年4月拍摄的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Petar Kujundzic

图为2014年4月拍摄的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Petar Kujundzic

   
具有代表性的温州地区民间借贷综合利率指数仍在15%以上。相比于工商银行的贷款利率基准表,中长期贷款5年期以上基准参考利率为4.9%,两者相差10%的空间。表明央行的降息降准对实体经济,尤其是私人部类经济的利率降低作用影响较弱。货币宽松刺激经济的政策并未导致GDP有显著增长,但是GDP的结构急剧分化。

报告并指出,将加强和改善宏观审慎管理,将表外理财业务纳入宏观审慎评估,并逐步探索将更多金融活动和金融市场纳入宏观审慎管理;继续引导商业银行加强流动性和资产负债管理,合理安排资产负债总量和期限结构,提高流动性风险管理水平。

报告并指出,将加强和改善宏观审慎管理,将表外理财业务纳入宏观审慎评估,并逐步探索将更多金融活动和金融市场纳入宏观审慎管理;继续引导商业银行加强流动性和资产负债管理,合理安排资产负债总量和期限结构,提高流动性风险管理水平。

   
新增人民币贷款居民户在2016年维持在单月5000亿附近。2017年这种贷款仍然是市场主流,维持较为稳定的需求方面。在2016年7月份,居民户贷款一度占据当月新增人民币贷款98.68。即便在2017年3月份,居民户贷款高达78.21%。央行货币宽松以来的对经济的刺激作用,改变了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房地产已经成为中国主要的经济需求。而这个需求表现较强的可持续性的。货币供给与需求的结构不平衡导致市场实际利率上行。

分析人士认为,当前央行货币政策把防风险放在更重要位置,转向稳健中性甚至中性偏紧;央行并强调“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政策框架,在新货币政策框架下启用货币市场“加息”,抑制房地产价格泡沫。

分析人士认为,当前央行货币政策把防风险放在更重要位置,转向稳健中性甚至中性偏紧;央行并强调“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政策框架,在新货币政策框架下启用货币市场“加息”,抑制房地产价格泡沫。

   
私人部类经济资金被严重吸引到房地产领域。在2016年票据融资开始大幅波动,到了2017年,票据融资全面呈现负值,私人经济部类活动性进一步紧缩。

不过,央行提高政策利率更多是顺应市场趋势,这反映出央行市场化利率工具更注重相机抉择。由于近两年货币市场利率维持在过低水平,暗示未来公开市场逆回购中标利率存在着继续上行的可能性,需密切关注支持利率上行的因素何时发生调整甚至逆转。

不过,央行提高政策利率更多是顺应市场趋势,这反映出央行市场化利率工具更注重相机抉择。由于近两年货币市场利率维持在过低水平,暗示未来公开市场逆回购中标利率存在着继续上行的可能性,需密切关注支持利率上行的因素何时发生调整甚至逆转。

   
2016年货币政策导向房地产领域,供给侧改革则快速推动工业品价格走高,带动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工业增加值同比快速上行。在2017年依靠刺激获得的工业企业动能增加已经弱化。

此外,央行的宏观审慎评估框架将调控的对象将进一步扩充至更多资产,从表内扩张到了表外,该“升级版”的调控工具更加强大,预计商业银行在2017年继续扩张资产负债表的空间或许会受限。

此外,央行的宏观审慎评估框架将调控的对象将进一步扩充至更多资产,从表内扩张到了表外,该“升级版”的调控工具更加强大,预计商业银行在2017年继续扩张资产负债表的空间或许会受限。

   
央行的货币“中性”政策,从货币投放数据来说,央行的货币投放速度并未出现显著性节制;从维持的资产价格方面来看,央行的货币政策的主要是缓解市场流动性。货币投放规模越来越大,形成单方面的投放行为。?中性?并无在数量上的直接外延的标度,短期流动性与稳定资产价格使市场不发生“金融风险”的一种平衡语。2017
年,中国进入宽松货币政策所导致的价格膨胀后的资产高位的时代,在“去杠杆”“调结构”的背景下,但是这种力度均建立才继续维持前期的资产价格为基础,至少是在?风险可控?程度下所做的平衡。

以下为分析师对央行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的点评:

以下为分析师对央行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的点评:

–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经济学家 钟正生、研究宏观分析师 张璐:

–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经济学家 钟正生、研究宏观分析师 张璐:

央行对房地产价格泡沫及其可能滋生的金融风险重视有加。在房价问题上,一要运用货币政策,在宏观上“管住货币”;二要通过宏观审慎政策,在微观上限制信贷流向投资投机性购房、支持合理自住购房。实际上,这也是次贷危机之后,国际政策界对如何防范资产价格风险的共识做法:稳货币+紧监管。

央行对房地产价格泡沫及其可能滋生的金融风险重视有加。在房价问题上,一要运用货币政策,在宏观上“管住货币”;二要通过宏观审慎政策,在微观上限制信贷流向投资投机性购房、支持合理自住购房。实际上,这也是次贷危机之后,国际政策界对如何防范资产价格风险的共识做法:稳货币+紧监管。

央行在报告中明确,今年一季度起将把表外理财纳入MPA考核,以更全面地反映银行体系信用扩张状况。应该说,这或能较为有效地倒逼中小银行收缩资产负债表,从而推动“金融去杠杆”取得实质进展。这可能带来债市的新一轮调整,但对减轻金融体系的脆弱性,扭转货币市场利率“易上难下”的格局,防止“加杠杆,博收益”的再度泛滥甚至变本加厉,却是大有裨益的。

央行在报告中明确,今年一季度起将把表外理财纳入MPA考核,以更全面地反映银行体系信用扩张状况。应该说,这或能较为有效地倒逼中小银行收缩资产负债表,从而推动“金融去杠杆”取得实质进展。这可能带来债市的新一轮调整,但对减轻金融体系的脆弱性,扭转货币市场利率“易上难下”的格局,防止“加杠杆,博收益”的再度泛滥甚至变本加厉,却是大有裨益的。

2016年四季度,货币乘数逆转了持续七个季度的逆势攀升,回落至5.02。货币乘数回落,意味着央行在基础货币投放上面临更大的压力。短期内,受到PPI持续攀升、房价只被勉强“摁住”、人民币汇率依然承压、银行放贷冲动过强、金融去杠杆进展缓慢等的牵制,“降准”暂不会成为一个选项。

2016年四季度,货币乘数逆转了持续七个季度的逆势攀升,回落至5.02。货币乘数回落,意味着央行在基础货币投放上面临更大的压力。短期内,受到PPI持续攀升、房价只被勉强“摁住”、人民币汇率依然承压、银行放贷冲动过强、金融去杠杆进展缓慢等的牵制,“降准”暂不会成为一个选项。

央行或将更多地把基础货币投放与“引导资金流向”相结合,PSL和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等工具或将得到更多使用。上述工具可以用符合政策导向的信贷资产做抵押,向金融体系投放更长期限的基础货币,从而缓解暂不降准情况下,基础货币缺口扩大、债券抵押品趋紧的问题。

央行或将更多地把基础货币投放与“引导资金流向”相结合,PSL和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等工具或将得到更多使用。上述工具可以用符合政策导向的信贷资产做抵押,向金融体系投放更长期限的基础货币,从而缓解暂不降准情况下,基础货币缺口扩大、债券抵押品趋紧的问题。

–招商证券首席分析师 徐寒飞:

–招商证券首席分析师 徐寒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