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晋江布局千亿“芯”产业揭秘

图片 1

晋江将成国际水平集成电路封测基地

随着中国力量的崛起,全球芯片产能正加快向中国大陆转移。7月16日,晋江集成电路存储器项目奠基,一期投资达370亿元,2018年投产后将具备每月6万片12英寸晶圆的产能规模。

填补国内空白 参与国际竞争

5月10日讯
昨日,硅品集成电路封装测试项目投资合作仪式在晋江举行,这标志着硅品项目正式签约入驻晋江。泉州市委书记郑新聪,泉州市政府秘书长廖国文,晋江市领导刘文儒、张文贤、李自力、王文晖,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董事长、晋华公司董事长邵玉龙,台湾硅品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林文伯、资深副总经理简坤义等出席仪式。

晋江项目开工,只是全球芯片产业格局大调整的缩影之一。事实上,近年来尤其是今年,三星、英特尔等全球芯片巨头都积极在中国进行布局,扩大在这个全球最大芯片市场的产能投入。

核心提示:晋华集成电路项目施工现场,几十台挖掘机正默契配合着,在偌大的工地上形成一个气势恢宏的场景。而随着《晋江市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规划纲要》和《晋江市加快培育集成电路全产业链的若干意见》正式出台,晋江集成电路产业驶向了发展快车道。瞄准集成电路千亿产业集群这一宏伟目标,晋江开始了新一轮创业。

晋江市委书记刘文儒指出,硅品项目落户晋江,将进一步带动集成电路上下游产业、企业和半导体高尖端技术产业、企业,在晋江、泉州乃至福建积极发展,成为产业集群,为福建、泉州、晋江打造东南沿海集成电路新基地和全球重要的内存生产基地注入新动力,也将促进、深化两岸经贸合作,推动两岸产业互利共赢,极大地推动两岸合作示范基地的建设。他表示,晋江市将为项目的建设提供优质的环境和高效的服务,促成项目早建成、早投产、早收益。

芯片被喻为“工业粮食”,中国一直是全球最大的芯片进口国。

产业未完成布局

据了解,硅品项目拟落地晋江市内的福建省集成电路产业园区,主要开展存储芯片和逻辑芯片封测业务,将建设成为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集成电路及相关产品封装测试基地。硅品项目将填补我国海西地区封测领域的空白,并积极拓展封测市场。

以纺织服装业扬名的“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福建省泉州市晋江,想在产业转型升级中,抓住集成电路的制高点。但它必须面对强大的跨国巨头,以及国内武汉、深圳、合肥、北京等其他地区的竞争。如何定位、如何打破人才和技术的瓶颈?

晋江觅得良机

据悉,福建省在十三五期间将重点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其中,位于晋江的福建省集成电路产业园区,基础建设完善,配套设施齐全。借助区域优势,晋江市以“三园一区”为载体,以晋华存储器项目和硅品项目为龙头,积极构建集成电路全产业链生态圈。根据产业发展规划,晋江市立足于打造全球重要的内存生产基地和两岸集成电路产业合作示范中心,计划到2025年形成千亿产业规模。

国家大基金支持

存储器芯片产业走到今天,对资金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从投资角度来看,中国企业有钱去做这些事。

项目推进,政策先行。2016年至今,短短一年多,晋江连续出台了《晋江市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规划纲要》《晋江市加快培育集成电路全产业链的若干意见》和《晋江市集成电路产业优秀人才认定标准》等多份涉及产业规划和产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和政策措施。同时,晋江市积极推行高层次人才“海峡计划”,打造高水平微电子研究院,建设国家示范性微电子学院,设立集成电路产业人才培训基地等,集聚各方资源,为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助力。

作为中国芯片产业发展的重要推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又称“国家大基金”)已成立一年多。晋江集成电路存储器项目,就获得了国家大基金的支持。由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晋江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共同出资的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已纳入中国“十三五”集成电路重大生产力布局规划。

近年来全球集成电路产业维持稳定增长的态势,
2015年整体产业产值已突破3300亿美元规模。当前以“互联网+”“智能制造”等为关键词的新经济发展,与集成电路的应用息息相关,包括车联网、智慧家庭、智慧连网、智慧穿戴、物联网、工业4.0等新领域,为集成电路应用提供了广阔的蓝海,将带动集成电路应用及产业规模持续增长。

7月16日下午在晋江举行的“国际集成电路产业发展高峰论坛”期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总裁丁文武透露,2016年一季度中国集成电路销售额798.6亿元,同比增长16.5%。据海关统计,2016年中国进口集成电路金额达到469.4亿美元,同比下降3.6%。

集成电路应用广泛,然而我国仍处于相对落后状态。目前,全球集成电路产业链条占比最大的仍是发达国家。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集成电路设计分会理事长魏少军教授表示:“我国集成电路产业总体实力仍然较弱,这与我国庞大的市场需求极其不符。尽管部分企业已采用最先进的制造工艺,但做出的产品仍比国际同行差距不小。”

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2014年9月正式成立。丁文武说,截至2016年3月底,国家大基金总共投资了32个项目,累计项目投资额超过了460亿元,实际投资超过了280亿元。这些投资项目和资金涵盖了集成电路整个产业链和生态环境,从芯片的设计、装备材料、生态链建设,到芯片的应用。

“国内目前每年的进口量约为2000亿美元,超过了石油,成为最大进口产品,国内的自给率不足三成。”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郑进福表示,“国内集成电路在高端芯片方面的技术与国际差距较大,但这也意味着发展机会。”

“大基金”还带动了其他资本向IC产业的集聚。据丁文武介绍,“大基金”带动新增社会投融资超过了1000亿元;。

实际上,国内早已认识到发展集成电路的紧迫性。自2014年,国务院出台《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颁布以来,国内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迎来一波小高潮,一方面技术进步的步伐明显加快,另一方面通过大范围的国际并购与整合,国内的产业和技术达到一个新高度。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产值也自2011年的人民币1,591亿元,翻倍增长至2015年的人民币3,610亿元。十二五期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年均增速达18.9%,远优于全球的增速表现。

集成电路是中国消耗外汇最多的产品,其中,存储器又是中国集成电路进出口里面最大宗的产品,2015年中国存储器的进口额超过了2100亿美元。发展存储器既是市场需求,同时也是中国信息安全和产业安全的战略需要。

然而,在集成电路产业中,国际存储器市场一直处于寡占格局。三星、海力士及美光占据了全球存储器市场份额的前三名,地位从未被撼动,更有与后来者进一步拉大差距的态势。其中,三星市场占有率超过50%,排名第四的华亚科市场占有率仅为个位数。

丁文武说,各地发展存储器的积极性非常高,包括武汉、深圳、福建、合肥、北京等地。比如,武汉要投资240亿美元来发展存储器产业,目前第一期近80亿美元的投资项目很快就要动工,3月28日“武汉新芯”举行启动仪式,预计到2020年形成每月30万片的生产规模。

“我们每年大概进口将近500亿美元的存储器。迄今为止,国内还没有一家专业的存储器企业。”魏少军表示,“从主流市场来看,国内的存储器芯片基本是空白。国内个别企业有一些自己的存储器产品,但主要集中在特殊领域。”然而,国内在存储器领域尚未出现明显的产业布局,存储器国产化仍然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深圳也非常重视存储器的发展,如紫光要在深圳发展存储器产业,但目前还没有落定。福建从去年就开始谋划发展存储器产业,7月16日上午“晋华存储器集成电路生产项目”的开工已经实现了他们的理想。合肥、北京亦想发展存储器产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