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在弦上 基金业变法思路隐现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21日 01:05 中国证券网-上海证券报

  其次是要加大投资者利益保护力度,着重在有利于确保基金持有人大会的权利、基金持有人其他方面的利益诉求、基金管理人和托管人违法违规招致持有人损失的民事赔偿等惩处方面,做出具有可操作性的规定。新的基金法要体现规管者受规管的精神,监管要依法、依规监管,按制度监管,不能越俎代庖,应杜绝监管的随意性。

  在《基金法》结束了基金业混沌无序的局面后,中国基金业开始步入规范发展的“快车道”。截至2007年底,我国基金总规模超过2万亿份,基金持有人账户总数超过1.1亿户,基金净值超过3万亿元。伴随着规模的快速膨胀,基金开始成为证券市场中的第一大机构投资者,基金投资占股票市场流通市值比重已达28%。

  基金行业的监管并不是为了监管而监管,而是应当有一个完备的法律制度,同时还要提高对违法行为的惩处力度,《基金法》已经制定并实施了很久,但仍然存在很多有法不依、执法不力的现象,这造成的后果很严重。

  理财周报记者 张景宇/文

  ○《基金法》角色转变

  主持人:本报两会报道组

  例如禁止基金投资的关联交易问题。制定基金法时,国家商业银行和证券公司还没有出现上市的问题,而现在上市的很多了,且都设立或者参股、控股了不少基金管理公司。银行、券商旗下的基金购买自家股东单位的股票、以及购买与自家股东单位有利益关系的股票时,会构成关联交易。如果对此按照规定予以禁止,就使很多基金在投资时遇到很大障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中国证监会基金监管部专家评议委员会委员巴曙松指出,目前,基金产品创新的主要阻碍来自于《基金法》对基金投资范围过于狭窄限定。王连洲认为,在修改现行《基金法》的时候,应解除基金产品在投资范围上的一系列“禁区”,使其拥有更多的投资创新空间。不仅可以投资上市交易的证券,而且可以专攻理财,进行黄金期货、股指期货、外汇期货、理财基金、投资基金以及其他基金的投资。

  同时,怎样处理大股东和基金团队,以及和投资人之间利益分配的问题也值得我们关注,基金利益的分配结构应该做出合理改善。我建议,在利益分配的时候,基金管理公司可以搞一个风险计提基金,业绩好的时候多提一点,业绩不好的时候再拿出这笔资金做有效的补偿,维护基金投资群体的利益。

    新浪财经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业内人士预计,《基金法》的修订在为基金业发展“松绑”的同时,行业竞争将进一步激烈。一方面行业发展步入多元化时代,另一方面,“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两极分化格局也将进一步深化。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备受各界关注的基金法修改被定为今年人大的“一号议案”。理财周报记者获悉,有关部门于日前召集业内专家、基金公司人士就《基金法》的修改征求意见,目前已初步就一些修改意见达成共识。近期,多位专家、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纷纷对《基金法》的修改发表意见,要求修订之处涉及基金行业根本问题,包括公司制合伙制形态、基金管理者激励机制、基金投资对象、基金封闭方式、基金限投股、其他理财产品法律空白等。

  因此,他建议,可通过对《基金法》进行修订和和补充相关条款,放松对基金公司股权结构的限制,允许基金公司采用有限合伙制和员工持股计划。

  对于基金公司的股东是否只能是金融机构的问题,我认为,也不见得,未来的改革方向可能是基金管理人员也可以凭借自己的智力作为资本去入股。现在国外一些基金管理公司职工员工持股占了很大的比例,有的甚至占到40%,这样就体现了这个基金管理公司人才密集型的特点。

  “基金法之父”王连洲提议管理费应与业绩挂钩,探索基金公司上市和公司制基金

  

  我认为,目前基金公司的组织形式还应该有所扩展,比如私募形式的有限合伙制的基金公司。合伙制放低了进入基金管理行业的门槛,一些代人理财的资产管理机构其实不需要很庞大的资本实力,主要依靠基金运营人员的智力资本,是专业人才的结合体。基金公司门槛降低后也更加有利于资源的优化配置,使我们社会成本降低下来。

 [1] [2] [3] [下一页]

  主持人:我国基金业近年来飞速发展,很多新情况新问题随之产生,您认为现行的《基金法》中是否存在一些不能与目前市场环境相适应的地方?

  基金投资范围应扩大:非上市公司权益投资以及其他可能的市场投资

  业内人士指出,相比小型基金公司,大基金公司确实在产品创新、业务创新等领域拥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在本轮牛市中赚得盘满钵满的大型基金公司,拥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和人才优势,具备新产品、新业务的开发所需的软、硬件。同时,其良好的市场声誉也为其在新业务、产品领域的探索提供了无形的有利支持。

  王连洲:修改基金法是形势需要

张大伟 漫画

  王连洲:对,我觉得这个起码在法律上不应该禁止。基金公司的组织形式、基金管理人的组织形式都不应该绝对严格地要求单一,基金公司强调是有限责任公司我觉得就可以了,随着基金公司的发展,以后基金公司可能也可以成为股份公司,还可以实现上市。

  《证券投资基金法》从2004年6月1日颁布实施至今已经五年时间。作为中国基金业首部法律,它的推出客观上助推了中国基金业的发展,起到功不可没的作用,但是,随着国内证券市场飞速发展,当前A股市场的环境与这部法律制定时的市场环境已经发生较大变化,修改这部基金业“根本大法”,已经成为业界的共识。

  刚刚公布的2007年基金公司数据显示,尽管基金公司规模出现了“普涨”,但行业的两极分化格局已十分明显。包括华夏、博时、嘉实、南方、易方达等在内的9家基金公司规模已跻身千亿行列。然而,经过2007年基金规模的爆炸式增长后,仍有12家基金公司的管理规模不足百亿。

  《基金法》要与时俱进

  作为首部《基金法》起草工作的具体负责人,王连洲认为,在新《基金法》修改中,应根据市场发展的内在需求,该松绑的松绑,该从紧的从紧。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他提出,修改后的基金法,首先要体现基金市场的“三公”原则,有利于推动基金的市场化发展,尽量减少过渡的行政干预,做到该监管的应当加大监管的力度,不该管的应尊重市场主体自主经营的地位,松绑放手,应紧松相济。

  王连洲指出,限于当时的社会环境条件和市场立法思维,现行的《基金法》在新的情况下暴露出了很大的局限性和缺憾。有些规定抑制、压缩了基金业市场化和开拓创新的空间,甚至不利于对基金持有人利益的保护。因此,修改《基金法》,不仅必要,而且也很急迫。

  目前现状是这个大会很难开起来,但以后这方面的相关规定可能要更具体一些。我认为,对此在《基金法》上做出相关修改是很有必要的。

  王连洲认为,以前基金管理公司的股东只能是金融机构,新的基金法可以考虑允许其他具有一定资质要求的市场主体进入。

  “收紧”范围:对股东行为的约束,更严格的监管措施,进一步规范基金销售和信息披露

  《基金法》一出台时照顾到了当时基金业发展面临的问题,但随着市场环境的改变,原来没有遇到的问题又出来了。因此,目前《基金法》存在一些与时代不相适应的问题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们应当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补充、完善这部法律,让它更加与时俱进。

  可以预期的是,“松绑”制约基金业发展的限制性规定,将成为此次修改《基金法》的一项重要内容;而对于那些过于宽松的部分,以及针对行业发展中出现的新问题,很可能将通过进一步“收紧”对其加以规范和约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