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综述:美国2月贸易逆差升至近九年半高位 料给首季GDP带来拖累

华盛顿6月6日 –
美国4月贸易逆差意外收窄,因进口和出口大幅下滑,导致经济学家警告称,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政策遏制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贸易。

华盛顿4月5日 –
美国2月贸易逆差增至近九年半高位,进口和出口均创历史新高,表明国内和全球需求强劲。

华盛顿3月6日 –
尽管特朗普政府实施了包括关税在内的旨在缩小贸易逆差的“美国优先”政策,但美国的商品贸易逆差在2018年飙升至创纪录高位,因减税推动的强劲国内需求拉动了进口。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资料图片:2019年3月21日,美国西雅图,港口航拍图。REUTERS/Lindsey Wasson

2018年3月22日,美国加州San Pedro港口的集装箱码头。REUTERS/Bob Riha, Jr.

资料图片:2018年7月,美国洛杉矶港。REUTERS/Mike Blake

美国商务部周四发布的这份报告没有反映美国和中国以及墨西哥之间贸易紧张局势最近的升级。今年5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最高25%的关税,此举引发了北京方面的报复。

在美国和中国针锋相对打出关税牌,令贸易战恐慌加剧和金融市场震荡之际,周四传来了美国贸易逆差恶化的消息。

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推行保护主义贸易政策议程,以保护美国制造业免受他所说的不公平外国竞争。特朗普自称是“关税人”,在竞选期间和担任总统期间,他都承诺通过屏蔽更多不公平的贸易进口,并重新磋商自由贸易协定,来减少赤字。

上周,特朗普宣布,他将对所有来自墨西哥的商品征收关税,以遏制越过美墨边境的非法移民潮。为防止在6月10日实施5%的关税,美墨双方正在进行谈判。

特朗普政府正在寻求征收进口关税以消除贸易逆差,保护国内产业免受他所说的不公平的国外竞争。但经济学家表示,贸易惩罚不会扭转逆差状况。

美国商务部周三表示,12月商品贸易逆差跳增12.4%,是导致去年商品贸易逆差触及8,913亿美元创纪录水平的原因之一。2018年美国总体贸易逆差激增12.5%,至2008年以来最高6,210亿美元。

“美国与全球的贸易正在急剧放缓,经济遭受重创的可能性正在上升。”三菱日联金融集团首席分析师Chris
Rupkey表示。

“美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比其他大多数工业化国家都要快,因此任何人都不应该对贸易逆差恶化感到意外,”
Naroff Economic Advisors首席经济学家Joel
Naroff说,“关税似乎是改变贸易格局的好方法,但它们倾向于提高价格,而不是调整贸易基本面状况。”

“尽管特朗普政府努力让美国再次强大起来,但去年的贸易逆差还是出现了爆炸式增长,这种趋势在2019年不太可能好转,”三菱日联金融驻纽约首席经济学家Chris
Rupkey称。

“全球化和国与国之间贸易的扩大让所有人受益,而现在国与国之间贸易量的减少将使全球所有人受益减少。”

美国商务部表示,2月贸易逆差增长1.6%至576亿美元,为2008年10月以来的最高水平。逆差额现在已连续六个月上升,2月贸易逆差增加的大部分来自于商品价格上涨。

白宫认为,减少贸易逆差将推动经济增长年率在可持续的基础上达到3%的目标。政府还试图通过1.5万亿美元的减税计划来刺激经济,这一计划提振了消费者和企业支出,帮助将2018年进口商品规模提高到创纪录的2.6万亿美元。

美国公布4月贸易逆差下降2.1%,至508亿美元。3月的数据被向上修正,显示贸易逆差从之前报告的500亿美元增加到519亿美元。调查的分析师此前预计,4月贸易逆差将扩大至507亿美元。

调查的经济学家曾预测2月贸易逆差将扩大至568亿美元。商品贸易逆差是2008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服务贸易顺差为2012年12月以来最低。

去年,美国对价值2,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中国政府则对价值1,100亿美元的美国产品(包括大豆和其他大宗商品)加征关税。特朗普推迟了上调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关税的计划,因旨在解决持续了八个月的贸易战的谈判仍在继续。

政治敏感的对华商品贸易逆差飙升29.7%,至269亿美元。与墨西哥的贸易逆差4月份下降14.1%,至82亿美元。华盛顿方面已与墨西哥和加拿大达成贸易协定,但有人担心,特朗普对墨西哥商品征收关税的意图可能会破坏该协定。

2月,虽然政治敏感度很高的与中国商品贸易逆差下降18.6%至293亿美元,但今年迄今为止仍上涨了20.2%。

因预计政府会上调中国商品关税,美国企业可能增加了进口商品储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是导致去年贸易逆差扩大的原因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