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济源轵城:68处农家书屋助农民致富

图片 1

图片 2

天气渐寒,但轵城镇西轵城村的农家书屋里依然热度不减。农民们利用农闲的时间,到农家书屋学习科技知识。走进80平方米的农家书屋,小小的书屋明亮干净,沿墙一字排开的书柜里整齐地排列着养殖、种植、少儿、养生保健、文学作品等图书,书报架上夹着《人民日报》、《河南日报》等10余种报刊。七八个村民正聚精会神地阅读。图书管理员卫永升介绍,农民可以随时进入书屋,借阅图书,增长知识,提高技能。

柯城区花园街道上祝村第三届“农民读书节”活动里。村民方爱月坐在农家书屋里,给女儿讲书上的故事。(资料图片)

上丰村空荡荡的农家书屋

农民刘小石是这里的常客,自从有了农家书屋以后,他每周都要来上两三次,看书、借书、还书,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刘小石最喜欢借阅的是种养殖业方面的书,他养了200多头猪,每次家里的猪生病了,他都会从书上寻求解决办法。刘小石说:“以前不懂养猪技术,有的猪莫名其妙就死了,损失很大。后来我经常来借阅养殖方面的书,专门学习养猪的技能和防疫。我养的猪已经从最初的几十头增加到如今的200多头了。”农民史三元正在翻看种植方面的书籍。他说:“我主要是想提高自己种植花卉的技能。

浙江在线07月02日讯“农家书屋”工程是国家实施的五大重点文化惠民工程之一,也是柯城区为民办实事的一项民心工程。该工程自启动以来,柯城区着眼农村文化建设的实际,围绕解决农村买书难、看书难、用书难的问题,开展农家书屋建设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在6月底前,柯城区要全面实现每个行政村建有“农家书屋”的目标。

图片 3

有时候看得入迷了,忘了回家吃饭,害得老婆经常来喊我回家吃饭。经过学习,我种的花开得时间更长了,卖得价钱更高了。农家书屋真正成了知识的宝库。”记者了解到,这家农家书屋藏书8000余册,图书种类涵盖农业科技、幼儿教育、家庭医疗生活保健、政策法规、民风民俗、社交文艺等10余种,此外,还有戏曲、歌曲、影视等100余张光盘,涉及农村生活、时尚娱乐的报刊、杂志10余种。明亮的阅览室,宽大的书桌,安静的阅读环境,农家书屋已成为农民最喜爱的文化活动场所。

“逼”出来的农家书屋

阅读,能提升一个人的内涵,改善一座城的气质。近些年,从城市到农村,重视读书的风气蔚然兴盛。

轵城镇政府的相关负责同志介绍说,该镇农家书屋如今达到了68家,实现了村村都有农家书屋的目标。农家书屋已成为村民交流致富经验、沟通思想、传播科技文化信息的好场所,越来越多的村民在农家书屋学到了一技之长,走上了致富之路。

“村里终于有看书的地方了。”“我们可以不用跑40里路去城里买书了,到家门口的书屋借书真方便。”这些天,柯城区石梁镇小沟村村民迎来了一件喜事,村子里的农家书屋开张了。这意味着村民空闲时间有了一个好去处,可以到农家书屋去看看书。

2014年春节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关于春节期间发挥农家书屋作用
丰富农村文化生活的通知》下发至各地农家书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提出“延长农家书屋开放时间”“开展丰富多彩的读书活动”等要求,以满足春节期间返乡农民工和放假学生的旺盛文化需求。

小沟村的农家书屋建在村大会堂的楼上,这个书屋其实是以往大会堂放电影时的放映室。在室内可以看到,最西边的是间阅览室,4个书柜里整齐地摆放着各类书籍,有农业科技类的《山鸡高效养殖有问必答》、《丝瓜、苦瓜大棚技术问答》,也有不少儿童文学类的《世界童话名著》、《成语故事》,以及生活保健、生活娱乐方面的书籍。屋子中间还摆放着崭新的桌椅,几名村民正在书柜前挑选图书。

然而,在记者和大学生志愿者走访调查的山西襄垣县善福乡上丰村等14个村庄里,并没有出现农民旺盛的文化需求,其中3个村未建立农家书屋,其余11个村的农家书屋不是大门紧闭,就是无人问津。农家书屋的生存状况令人担忧。

农家书屋的图书管理员余娣英说,目前农家书屋有藏书1500册,从5月25日开始已向农户发放借书证535本,书籍分类整理好后,书屋就向村民开放了。小沟村有590多户、人口1850人,每天都有三五个村民来借书,其中农技及保健类的图书最受欢迎。

农村读书之风为何淡薄了?

“我们村的书屋是逼出来的,因为没钱以前一直没能力建农家书屋,这次村里抓住建书屋的机会,就是借钱也办起来了。”村支书陈卸林说,现在农民对文化需求大,再不建农家书屋,那真是会越来越落后了。今年,村里出资1.3万元将原先的大会堂放映室装潢一新,并在一楼专门搭建了个楼梯供村民上楼借书、看书。为了适应农户生产生活习惯,小沟村一般安排在晚上2个小时可在农家书屋阅读,平时农户可以随时来书屋,凭借书证将书借回家看。有了农家书屋,不少村民再也不用跑40里路去城里买书了,大大方便村民读书,丰富了业余生活。

书屋建成 不见读者

上祝村已有第三代农家书屋

重温农家书屋的建设历程,一项项措施、一个个目标,日益丰富着群众的文化生活。

走进上祝村第三代的农家书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整屋的书籍,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科学技术……1万多册图书整齐有序、分门别类地摆放到书柜里,服务台、阅读区、藏书区、电子阅览区布置科学合理,村民们或埋头读书、或上网“冲浪”,乐在其中。

2007年3月,新闻出版总署下发《关于印发〈农家书屋工程实施意见〉的通知》,一场破解广大农村缺书少报、广大农民读书难看报难问题的惠民文化建设运动扬帆起航。

上祝村党支部书记吴水康相告,自从2011年上祝村的农家书屋搬入新场地,现在正式步入第三代。

2009年,新闻出版部门加大动作,各级财政加大投入,一个个农家书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或在村委会,或在村文化活动场所,或在学校,或在农户家……

丰富村民业余文化生活,是9年前上祝村成立第一代农家书屋的初衷。第一代农家书屋设在村原先办公场所内,虽然场地较小,设施不太完善,藏书仅有二三千册,但仍然在四邻八乡产生了轰动效应,周边村的许多村民羡慕之余,还会托本村村民来农家书屋借阅书籍。

2012年8月,全国31个省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全部完成农家书屋工程建设任务。5年多的艰苦努力,120多亿元财政资金,60多亿元社会资金,建成60多万个农家书屋,呈现出“农家书屋村村有”的喜人景象,书屋覆盖全国行政村的目标提前3年实现。

村第一代农家书屋建成后,迅速激发了村民的阅读热情,但场地和书籍数量都无法满足村民的需求,当时村里又没有更多的资金用于扩大书屋规模。2004年,村里在采购一些新书的基础上,决定把部分书籍装入6个专门的流动书柜,放置到6位村民家中,方便村民借阅,也缓解了村农家书屋场地拥挤的状况,农家书屋由此步入第二代。

2013年,为了解决传统书屋资源拓展有限的难题,农家书屋进一步探索,开始向数字化转型。一年间就建成各类数字农家书屋1.75万个,其中卫星数字农家书屋超过1.5万个。

吴水康说,如今的农家书屋已经成为村民增长见识、丰富知识、提高技能的主要场所,成为村民精神文化的乐园。村里的农家书屋,图书从无到有,不断完善,已经历了三代,村民不但可以查看借阅上万种书籍,还可以通过光纤上网查阅各类资料。

至今,农家书屋工程建设获得大丰收。

农民喜欢看有用的书

不过,现实中,这些建成的农家书屋运行得如何?春节期间,记者和大学生志愿者走进山西襄垣县善福乡上丰村、河北定州市大鹿庄乡北祝村、山东安丘市凌河镇凌河村、河南安阳市龙安区马投涧镇张家庄村、安徽怀宁县江镇镇于山村、湖南汨罗市弼时镇坪塘村、四川沐川县大楠镇麻秧村、广西平果县马头镇那厘社区板可屯、青海门源回族自治县西滩乡簸箕湾村等14个村子的农家书屋,一探究竟。

宽敞的阅览室,整齐的一排书柜,墙壁上写着“农家科技宝库、农民致富门路”的标语,这就是石梁镇石梁村的农家书屋。

山西襄垣县善福乡上丰村农家书屋的建设很标准。五个书柜里1500余册图书分六类整齐地摆放着,图书是2012年刚刚更新过的,没有污痕和破损。书柜前有四张书桌,墙上整齐地挂着“农家书屋管理员职责”“农家书屋管理制度”“农家书屋借阅制度”。翻看“借阅登记本”和“读者意见本”发现,2012年至今还没有借书记录和意见内容。

“我们书屋不仅有各类书籍,有《农村信息报》、《家庭教育》等报刊杂志,还有音像设备,100张光碟。”64岁的管理员江有根相告,一本书就是一笔财富,他的责任是管理好农家书屋,让村民读好书、用好书。自从农家书屋一开张,不仅村干部带头借书,更有不少养殖户抢着借书。

上丰村农家书屋并没有规定具体的开放时间,村民读书借书需要提前联系好管理员,约定好时间到书屋借阅。大学生志愿者进入书屋也是委托几个村民打听,找到现任书屋管理员才有机会进去的。书屋管理员是现任村干部徐志平,她说:“村里的干部也都想确定一个开放时间,但村里根本没有人来看书。要是有人想进书屋,就给我打电话,我来开门。”她还补充说,“你是书屋重新整改后的第一个读者。”

“实用性强的书,有用的书,农民喜欢。”村干部骆小红的妻子患有糖尿病,5月25日,骆小红马上借了《糖尿病的电医自我保健》一书;他自己喜欢写点东西,又借了《民间常用文书写作》、《中国民间婚丧习俗》等书籍。江有根也借了《红白喜事一本通》、《实用文体应用十法》两本书。

与上丰村一样,湖南龙山县里耶镇苗儿村农家书屋也是大门紧闭。大学生志愿者从1月20日开始打听情况,直到1月27日,才找到村支书兼书屋管理员秦良云帮忙进入书屋。秦良云说:“书屋一般是周末开放,在其他时间借书,就打电话找我拿钥匙开门。”然而,秦良云说的与村里文件上规定的“开放时间是周一、周三、周五、周六”不一致。

村民吴春芳和丈夫承包了一个水库,养了十几年的鱼,一年收入五六万。“以前,我们是凭经验养鱼,鱼经常发病。”吴春芳说,有时鱼发病了也不知怎么用药,现在书屋开张了,她马上来借书“充电”。这不,她一下子借了《鱼病诊断与防治手册》、《淡水鱼虾健康养殖》等四本书。

湖南宁乡县煤炭坝镇措树村的农家书屋建在村委办公室二楼,也是大门紧闭。记者联系书屋管理员后才得以进入。入口处的一张阅览桌,上面落了一层灰。2100余册图书整齐地摆放在六个书架上,因为人手少,就由村上会计杨建辉负责管理。他说:“有村民想借书或者看书,就给我打电话,我来开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