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吉利回应“降薪”:优秀者最高涨薪酬30%业绩差者负奖励

该申请书同时提到,员工须在2019年5月至2020年1月的工资中,每月下调相应的额度,如果下降额度未能完成,则会在年终奖中调整,如果年终奖额度不够,则从2020年2~6月工资里调整。

“仅对10%员工进行负激励”

图片 1

该内部员工对此抱怨称,如果车市继续萎靡,下一步吉利汽车或将把挂吉利标的汽车让7岗、6岗的员工消化。

图片 2

而在5月15日晚间,北汽蓝谷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汽蓝谷”)也对外发布了一则关于董事、监事以及高级管理人员薪酬及绩效管理考核管理办法。在这份“管理办法”中,也以高管人员薪酬收入与公司利益挂钩,将绩效收入与年初董事会的业绩目标关联,并明确表示,高管人员离任审计时,如果出现核实的公司绩效与评价考核结果出现差异,多领的部分将予扣回并追究相应责任。

日前,有吉利汽车内部人员爆料称,公司为了清国五库存,要求有行政职务的员工每人购买一辆领克01,预付2万元,余款从工资里扣除。此外,还有员工表示,吉利汽车为了实现“20200战略”目标,将会下调内部员工工资及年终奖。

随后,微博认证为“吉利汽车集团副总裁”的@吉利杨学良在微博上表示,吉利汽车各项经营指标良好,发展稳健,没有所谓“降薪”情况出现。

在2017年年报发布之时,江淮汽车就曾发布消息称,“因业绩大幅下滑,江淮经营团队自降薪酬,其中高管和董事平均降薪一半”。在当时,包括公司董事长安进在内的江淮汽车董事以及高管团队,在2017年薪酬集体减半,高管团队薪酬总支出从2016年的1191万元降低到619万元。而长城汽车的董事长魏建军以及总裁王凤英也曾因未达成2017年既定目标,分别自罚年薪300万元和200万元。

本报记者 付魁 刘媛媛 上海报道

网传聊天截图。

与此同时,在这份调整方案中,吉利方面还特别提出了一个对制造系统质量技术关键核心人才进行保留和激励的计划,针对上述核心人才,除常规的绩效调薪外,还会有额外的调薪比例,为3%-6%不等。

图片 3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4月汽车工业产销数据显示,4月汽车销量为198万辆,同比下降14.6%。而今年1至4月汽车累计销量835.3万辆,同比下降12.1%。

为此,记者在第一时间向吉利汽车集团副总裁杨学良求证,对方承认上述申请书是存在的,但表示,并非是外界传言的“降薪”行为,而是一项内部购车计划,此次计划针对的是内部岗级为8岗以上的员工,“因为购车安排特殊,先拿车,车款从工资中扣除”。

日前,吉利汽车内部人士爆料称,为了清国五排放标准车型的库存,吉利汽车要求有行政职务的,也就是8岗的员工,每人自购一辆领克01,预付款为2万元,其余的从工资里扣除,但总价仅比市场价优惠1.5万元。

5月16日,吉利汽车相关人士告诉红星新闻,员工购买领克01不是被要求,而是员工自愿选择。同时,对方称,吉利和领克的库存目前都在合理范围内。

这份申请书具体内容如下:2019年是吉利汽车向200万辆迈进的关键年,作为吉利人,本人自愿与公司经营共担,共同奋斗,全力以赴推动集团20200战略目标的实现。因此,在汽车行业集体市场面临巨大挑战的形势下,本人自愿申请下调工资及年终奖金_______元作为经营共担金。2019年5月至2020年1月工资中,每月工资下调______元,如果当月工资低于应下调额度,则差额部分顺延;剩余部分于2019年年终奖金中调整,如2019年年终奖金低于应调整额度的,则差额部分于本人2020年2月至2020年6月月度工资中调整,直至完成全部调整金额。经营共担下调计划完成后,工资恢复为正常发放。

除此之外,记者还获得一份申请书,内容显示:“2019年是吉利向200万辆迈进的关键年,员工将与公司经营共担,全力以赴推动集团20200战略目标的实现,在汽车行业整体市场面临巨大挑战的形势下,自愿申请下调工资及年终奖作为经营共担金。”

另外,杨学良在微博上提及“经营结果共担激励机制”。他称,对于8岗以上中高层员工,可自愿加入经营结果共担激励机制,目标完成回报会更高。

15日晚间,对于网上流传的“申请书”内容,吉利方面在微博发布声明解释称,“为了让中高层干部更有使命感、目标感和结果意识,8岗以上员工自愿加入经营结果共担激励机制,目标完成回报会更高”。

对此,记者向领克汽车方面求证,其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事情,全是假的。“我们有一批试驾车,属于非商品车,公司领导说这批车给8岗以上的高管分一下,也没有必要收钱,从工资里扣除就可以,这也不是强制性的。”

当红星新闻问及吉利汽车相关人士该机制的具体内容、以及是否系8岗以上员工填写自愿降薪申请单时,对方均表示不方便透露。

今日早间,一份“吉利要求员工自愿填写下调工资及年终奖金”的申请书图片在网上广为流传,降薪传言由此而起。

事实上,在当前汽车大环境低迷的背景下,吉利汽车销量表现亦不乐观。今年1~4月总销量47.05万辆,同比减少约9%,完成2019年全年销量目标151万辆的31%。其中,领克汽车1~4月累计销量为1.75万辆,同比下降36.82%。不难看出,吉利汽车要在2020年达到200万辆销量目标并非易事。

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

一位吉利汽车的内部技术人员告诉记者,今年自己的薪资确实有所上调,而据其了解,也有上述“负奖励”的员工,在他看来,企业内部“优胜劣汰”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